必威体育betway登录 > 必威旅游 > 太平洋山脊小道简介,深藏在丛林中的古代遗迹

原标题:太平洋山脊小道简介,深藏在丛林中的古代遗迹

浏览次数:116 时间:2019-08-30

  对于爱冒险、爱徒步的人来说,去哥伦比亚(Colombia)旅游,有一个地方是必去之地--佩尔迪达城(Ciudad Perdida):一处深藏在茂密丛林中的古代文化遗迹。这座消失了4个世纪之久的古城充满了未被挖掘的秘密。就这样徒步行走在丛林中,感受着自然最原始的魅力,所有的痛苦和好奇都将最终转化为对这座“迷失之城”的深深迷恋。近日,美国《赫芬顿邮报(The Huffington Post)》便报道了一篇有关探索佩尔迪达城的文章。

如果想看具体的游记可以关注我的文集 行走是燃烧生命的方式

 

图片 1

图片 2  

鹰岩 位于太平洋山脊小道106英里处

  炎热、湿气、斜坡,所有这一切将使这4-6天的长途跋涉很不舒服,但却一定很有收获。我们从马梅的一座小镇出发,在那里我们带上了面包、火腿和奶酪。因为,在那个时候我们还没有意识到我们应当带上所有可以提供能量的食物。我们比较轻松地完成了1个小时的路程。但是,在高湿度的、炎热的哥伦比亚丛林中,哪怕只是站在那里,都会导致身体出汗。慢慢的,在最困难的路途开始之前,我的衬衫已经被汗水浸透,形成了一个更大的同心圆阴影。不幸的是,在丛林中,任何湿的东西都会一直保留那种状态。

前言

  可以休息的机会总是短暂的,因为一旦我们的呼吸开始平稳,不再喘息,就又要踏上更长时间的旅途。这条跌宕起伏的道路,总与从未离开的难以承受的炎难相伴。一路上我们无数次地越过Buritaca河,但这条河依旧出现在丛林绿洲中。徒步穿越丛林,就像在炉中被烧烤一样, 但是跳进这种自然泳池中洗浴的感觉就像焕发新生一样,与众不同。

一,之前起了一个攻略的头,那是还在徒步的时候用手机在8264上打出来的,后来发在博客里。但是效果感觉不匝地,感觉太随意了,所以决定重新写一个。本来觉得已经写了游记,所以不想重复相同的内容。不过大多数中国人对太平洋山脊小道完全没有了解,为了让人不至于感到疑惑,我在这篇攻略前还是重复介绍一下小道的概况以及我徒步的经过。这便是本节的内容。

 

二,为什么写攻略。我并没有看过英文的攻略(比如Yuji book)或是中文的攻略,也不知道有没有人写过。基本都是靠网上的一些免费的资源完成徒步。说实话,完成徒步之后,总有一种强烈的空虚感。对我来说这几个月的经历是我自己的史诗,但也仅仅是自己的史诗。也许我对自己有了新的认识,也仅仅如此。旅途中,受了很多人的帮助,让我十分感动。我天然的对背包客有了亲近感,对我来说他们是兄弟姐妹,我想向那些曾经帮助过我的人报恩,也想为我的兄弟姐妹做点什么。可是我只是个普通人,能力实在有限。真不知道自己可以做什么。记得在旅途中,有个朋友曾经跟我开玩笑,也许你可以写个中国版的Yuji book。我想我达不到那个高度,但是写这个攻略也许可以帮助那些对太平洋山脊小道有兴趣的人,尤其是国内的朋友。也许会有人看到我的攻略,也许这能够给他们有所帮助,这便是我写这篇攻略的初衷。

图片 3  

三,我想讲一下我这篇攻略的思路。第一部分也就是这一节,基本重复游记的前言部分,另外加了2016年我徒步的概况,第二部分,我打算整合之前写的那个东西在添加更多的内容,主要讲徒步的准备,比如必要的工具,必须知道的原则,装备的选择,补给的类型等等。但是食物的部分我打算放到攻略的最后,因为这其实是个很大的话题,我手头缺乏一些必要的资料,我想最后在我准备大陆分水岭小道时会详细的介绍一下。第三部分,太平洋山脊小道被分为30几个小的路段。这主要是为了补给方便,攻略的主要部分便是分每个路段介绍。我不打算列时间表,因为每个人的速度不同,所遇到的情况也不同。但是我会给出可能的方案,这都是我路上想到的。我会介绍每一个补给点,每个路段的亮点,难点,和我听到的一些情况作参考。

  在哥伦比亚丛林比较偏远的地方,我们将那浓密的枝叶和令人叹为观止的景色尽收眼底。这样的景色不断地提醒着人们,它们是如此的远离现代文明。有时候,我们会遇到土著人,当他们给我们让路的时候,会穿着白色衣服庄重地站立着。当太阳落山,我们的营地周围会按上大灯,我们会吃上烛光晚餐,伴随着丛林中回荡的声音入睡。

四,小道还有周边城市的情况一直在变化,比如有些路段被封锁,有些路段重新规划了,我会尽量核实。但是难免出错,所以本攻略只做抛砖引玉之用,比如邮寄包裹的地址还是要通过其他资源确认才行。

 

图片 4

图片 5.jpg)  

太平洋山脊小道,英文为Pacific Crest Trail,作为美国联邦政府认可的户外小道,也被称为Pacific Crest National Scenic Trail。太平洋山脊小道计划由克林顿.C.克拉克提出。他和其他志愿者组成了太平洋山脊小道会议,并向政府游说这一计划。1935年到1938年间,他和青年基督教会探索了2000公里的潜在路线并以此为蓝本形成了现在的太平洋山脊小道,太平洋山脊小道正式被定义是在1968年,由当时的美国总统约翰逊将他纳入国家小路法案(National Trails System Act)。它南起加利福尼亚的Campo,北到加拿大卑诗省的manning park,全长为2659英里,约合4279公里。从70年代开始,美国政府和 民间志愿者通力合作携手建设这条跨越美国西海岸三个州的漫长小道,并于1993年正式简称。太平洋山脊小道由已存在的约翰.缪尔小道(John Muir Trail),塔霍-优胜美地小道(Tahoe-Yosemite Trail 加州),天际线小道(skyline Trail)(俄勒冈),北卡斯柯特小道(North Casacade Trail华盛顿)连接而成,从南到北跨越加利福尼亚,俄勒冈,华盛顿三个州。太平洋山脊小道的宗旨是尽量避开人类文明,所以小路几乎穿过了西海三个州最荒芜人烟的十几座大山。

  第三天,在去佩尔迪达城的路上,我们走了将近1200台阶。这期间,兴奋和悬念不断地累积。每一级台阶都被湿滑的青苔所覆盖,犹如给这座城市增加一个额外的防御机制,每一步都很狭窄,似乎这些台阶都是为了那些脚更小、走路更优雅的人设计的。

太平洋山脊小路通常被分为5大部分,为了方便徒步爱好者补给又被分为30个小的路段。小路从坎波(Campo)出发,首先穿过南加州广袤的高原沙漠,到达702 英里处的肯尼迪草地(KennedyMeadows),从这里进入层峦叠嶂的内华达山脉(High Sierra)地区,在翻过十几个隘口,跨过无数湍急的激流后到达1094英里处的回声湖(Echo Lake)。然后进入无数大山环抱的北加州,经过让人崩溃的翻山越岭之后徒步者将到达位于俄勒冈与加州交界的艾诗兰(Ashland),随后将进入俄勒冈州,穿过俄勒冈,在穿过无数湖泊和火山后太平洋山脊小道到达哥伦比亚河南岸的可斯科特洛克斯(Csacade Locks)。在这里徒步客将跨越著名的诸神之桥,进入华盛顿州,最终将到达美加边境的78号界碑然后进入卑诗省EC曼宁公园(manning park。)

 

穿越与穿越者(thru-hiking and thru hikers)

图片 6  

太平洋山脊小道面向广大徒步登山爱好者完全免费开放,。它提供了很多选择,徒步者可以选择一日游。也可以选择5-10天探索某一个路段。最据挑战的则是所谓的穿越,也就是说一次性完成整条小道。徒步的最佳时间段是3月-10月,穿越者将面临着时间,空间,地形,天气等诸多挑战。大多数穿越者会选择从南向北穿越,出发时间一般在3月到5月。这样做的好处是,一,避开南加州沙漠酷热的夏天。二,3月-5月间,南加州的志愿者们(Trail Angels)可以提供充足的水和其他一系列的】服务。三,当6月进入内华达山脉时,冰雪已经开始融化,避免遭遇恶劣的天气情况。四,9月前进入华盛顿州,可避开连日阴雨和大雪。当然也有少数有经验的穿越者选择从北向南穿越,出发时间一般是6月下旬7月初。这样的好处是:一,如果出发时间恰当,可以避开不利的天气,尤其是High Sierra地区。二,地形上讲,从北开始要容易一些。这样做的弊端是,当11月进入南加州时,大多数志愿者已停止服务,而且将面临严重缺水的状态。

  这座城市的构建如同它的地理位置--被建在遍布蚊子和暴雨的茂密丛林的山腰,一样的让人难以置信。事实上,这座“迷失之城”还有一个名字--“绿色地狱”,就因为危险的丛林。  

4到6月的长途徒步对于任何人包括那些经验丰富的背包客来说都异常艰辛。对于一个穿越者来说,不仅要克服各种天气地形水源食物补给上的诸多困难,还要面对长时间徒步对心理的上冲击。若想完成这条路,必须做好生理和心理上的准备。即使如此,每年5000到6000名穿越者中也只有一半甚至更少人走完全程。很多人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放弃了穿越。这些穿越者绝大多数来自美国。但是现在全世界各地的徒步爱好者也开始熟识这条贯穿美国南北的小道,因此来自其他国家的穿越者数目在急剧增加。

  在露台的最顶端,我们碰上了几个手握枪支的哥伦比亚军方士兵,他们是来守卫佩尔迪达城的。当他们从我们身边走过,会对我们微笑。在那里,我们是唯一的“外人”。我们看到了这座被破坏的城市的全景,在这里可以让我们的思维如同脱缰的野马一样自由的驰骋,想象从这里可以看见的过去属于它的繁华。在这样一个偏远的地方,除了周围的丛林的声音,什么也没有。这样的感觉让我们确信我们真正地找到了这座“迷失之城”。我们爬上了2块大石头上,每一块都有精雕细凿的有关每个城市和地区的地图。这就像一张藏宝图,可以让我们去寻宝,寻找到其余的隐藏在丛林中的城市。

穿越者大致可以分为三类,一部分是刚刚从学校毕业的学生,有的刚刚告别高中,即将进入大学;有的则是即将从大学毕业,步入社会。他们走这条路,不仅是为了挑战自己的极限,为今后步入社会积累自信心和意志力,也是通过徒步,了解这个社会。第二部分是那些40-50岁甚至60多岁的中产阶级。对于他们来说孩子已经进入高等学府开始自己的人生。他们可以不再为自己的家庭负担责任。而选择丰富属于自己的人生,徒步不仅是最好的放松,也是放空自己,寻找属于自己快乐的最好机会。第三部分,就是像我这样30岁左右的穿越者,有的事业有成,但是疲于奔命,想通过徒步让自己重新获得生活动力。有的事业遇到瓶颈,需要静下来寻找新的方向。我不能一一概括,但是总之每年都有无数穿越者都以理由而踏上这条漫长的小道,寻找自己想要的东西。他们大多数都有着伟大的人格,积极开朗的是他们的性格特征。乐于分享,乐于奉献,永于冒险是他们的座右铭,他们是这条小路的传奇。

  佩尔迪达城是在600年前被建立的,建于马丘比丘之前。它被建在圣玛尔塔内华达山脉(Sierra Nevada de Santa Marta)的丛林中,被当地人称为“特犹纳(Teyuna)”,周围的城镇更多的是称呼它为“迷失之城”。它曾经是区域政治、社会和经济力量的中心。根据世界文化遗产基金会(WMF)的研究,公元200年至1650年在圣玛尔塔内华达山脉北部有250多座由石头构建的城镇,佩尔迪达城就是其中之一。这座被破坏了的城市占地80英亩(一个足球场略大于1英亩),包括200多种设施如:平台、广场、运河等等,目前被列在世界遗产的预备名单上。

小道天使和小道魔法Trail Angel)

 

如果说穿越者是太平洋山脊小道的传奇,那么小道天使则是不折不扣的奇迹。我无法用一句话去概括这样一个群体。他们可能是富有的中产阶级,也可能是生活窘迫的工薪阶层。他们有的为穿越者提供食宿,有的帮助穿越者收寄补给包裹,有的为穿越者提供免费的早餐,有的为穿越者提供通勤服务,有的为穿越者提供必须的饮用水,有的甚至是带来一箱啤酒。我们管他们带来的这些小惊喜小道魔法。他们就是帮助穿越者的志愿者,对于穿越者来说,他们就是不折不扣的天使。

图片 7  

我很难用一两句话概括穿越者和小道天使之间那种如兄弟姐妹般的真挚感情,我只想几个小故事去描述。曾经有一个朋友告诉我这样的一个故事,又一个女孩走了十几天,她来到一个小道天使家里休整,小道天使给她热水,热食,和如在家一样的温暖。大概是长时间没有洗澡,爱干净的女孩感到十分的羞愧,她甚至不愿意和别人坐在一起,这时候小道天使温柔的递给开香皂和洗发水。一瞬间,女孩泪崩了。小道天使给与的帮助也许看上去是微不足道的,但是对于穿越者来说,确是至关重要,不可或缺的。

  在西班牙殖民期间,这座城市就被遗弃了,而后它被哥伦比亚茂密的丛林彻底吞没。它被再次发现是在1975年,由搜寻文物的人找到的。自那以后,他一直被世界文化遗产基金会和哥伦比亚人类学和历史研究所妥善保护着。

记的我走到北加州时,已经心力交瘁,精神几乎到了崩溃的边缘。在塞拉城(sierra city)附近,我遇到了一群来自附近的小道天使。当时正是美国独立日,他们在这里搭起房车帐篷,带来自家做的饼干,酸奶,自己种的水果。甚至还为穿越者按摩,帮助我们消除疲劳。对于当时的我,几乎失去了走下去的动力,但是看到这群可爱的人。我突然又有了动力。是的PCT让我更热爱生活,热爱提供无私帮助的人。为了他们,我要完成我的旅行。在俄勒冈和华盛顿边界的卡斯柯特洛克斯(Cascade Locks)。有一家皮萨店叫Ale House,那里服务员的Julie是远近闻名的小道天使,平心而论,她生活并不算富裕,家里也有很多不幸。但她大概是我见过最热情的小道天使。她曾经提过她是如何开始帮助穿越者的。她说,她遇到过许多形形色色的顾客,但是她能感受到,这些只把她看作会服务的牲口,不把她当人看。她从来没有感受的尊重和认同。但是穿越者不同,他们真诚的感谢,乐于交流。从穿越者那里,Julie得到了尊重和温暖。她也 乐于提供力所能及的帮助。尽管她能作的不算太多,但是我和任何一个来到Ale House的人都会真心感激她的帮助,哪怕只是一句问候。

很多穿越者在结束PCT之旅后也成为新的小道天使,他们用这样的方式表达自己的感谢和尊重。这样的例子实在太多,我在35英里遇到的第一个小道天使,便是2012年完成PCT的穿越者。俄勒冈州Speedy Sam,他是来自中国云南的同胞,他结束PCT之旅后就在俄勒冈州为穿越者们提供食物和帮助。我的朋友来自德克萨斯州的Trout甚至打算在华盛顿州的派克伍德(Packwood)买房子,为穿越者提供食宿。是的,穿越者和小道天使之间是互相尊重互相支持的关系。这样紧密的纽带代代相传,过去40年间,越来越多的人加入小道天使的行列。太平洋山脊小道不仅仅只是一条连接南北的漫长小路。更是一个微缩的社会。小道天使,穿越者,和当地社区形成了一个开放的友善的移动社区。他对不同文化不同信仰,不同国籍的人提供帮助。

我的穿越活动

我,霍比特人于4月5号,从温哥华出发前往西雅图,在西雅图乘飞机飞往圣迭戈。在圣迭戈逗留一天后,于4月7号正式从离圣迭戈64公里的坎波出发,开始了漫长的太平洋小道之旅。

第一阶段 南加州沙漠(坎波 –肯尼迪草地)

我的旅程从淫淫细雨中开始,第一天我走了20英里,到达莫雷纳湖,我已经筋疲力尽。我对自己十分失望,我高估了自己体能。之后我穿过了拉古娜山,与壮美的鹰岩相遇。翻越南加州著名的高峰圣哈先托山,搭车去小城大熊湖。从大熊湖开始太平洋小道沿着沙漠边缘的向西蜿蜒,直到位于莫哈维沙漠最窄处的背包之城。我在荒凉的背包客之城停留了两天,然后向北穿过莫哈维沙漠到达特哈差皮。

从特哈差皮开始,小道进入了南加州最艰难的阶段,这里缺乏稳定的水源,不停的在沙漠和高山间穿行,人迹罕至,甚至没有电话信号。经过4天的艰难跋涉,我到达了沃克隘口。这是一段异常艰苦的旅行,不停的翻山越岭,狂风寒冷刺骨无法站立。但是我还是克服了困难到达了内华达山脉的南大门肯尼迪草地。

很多人都说南加州让人讨厌,很多人到达特哈差皮后就退出旅程,但对我而言,整个南加州沙漠却是令人兴奋的,也是我最爱的部分。这里有不同的地貌,时而走在巨大的山脊上,时而翻越高耸如云的山峰,时而漫步于广袤的草原,时而穿越干涸的沙漠。这让我有了充足的时间适应长期徒步的节奏,积攒足够的经验。我不得不说在这里经历了不少艰难时刻,比如在圣哈先托面临断水的危机。在剪刀路口遭遇前所未有的暴雨,不得不在狂风暴雨中徒步4小时。在沙漠中,背负8升水和7天的给养,几乎虚脱。但是这些都没有阻止我的脚步。沙漠也是热情的,这里有最有组织的小道天使。无论走到哪里都有善意的目光和热情的帮助。我在圣迭戈,华纳泉, 森马夫老爹(位于大熊湖的小道天使), 背包客天堂(位于Agua Dulce的小道天使),月亮之家(位于绿谷的小道天使)留下了非常美好的回忆。

第二阶段 内华达山脉(肯尼迪草地-回声湖)

内华达山脉是整个太平洋山脊小道的精华,也是最为艰难的路段。小路将穿过内华达山脉的层峦叠嶂,一路上无数有无数高山峡谷,奔腾的河流,如宝石般的湖泊。由于2016年春季非常寒冷,大雪迟迟不化,当我到达肯尼迪草地时,整个内华达山脉依然被大雪覆盖。部分穿越者选择所谓的掉转路线(flip flop)。也就是绕过内华达山脉,从俄勒冈或是北加州沿着太平洋山脊小道向南出发。但是大多数穿越者包括我依然选择一路向北挺进。我两下孤松镇Lone Pine(位于内华达山脉东侧城市 惠特尼山脚下),攀登了美国本土第一高峰惠特尼山。之后翻越了太平洋山脊小道最高点冰雪覆盖的佛雷斯特隘口 ,又两上齐萨奇隘口Kearsarge Pass, 连续穿越了格兰隘口(Glen Pass), 平乔特隘口(Pinchot pass), 马瑟隘口(Mather Pass), 缪尔隘口(Muir Pass), 塞尔吨隘口(Seldon Pass),多诺希尔隘口(Donohue Pass),银色隘口(Silver Pass) 等十几个隘口。这十几天可以说是我人生中最漫长的十几天。

后来每当和同伴谈起在内华达山脉的种种经历,都有一种死里逃生的感觉。用我的朋友来自德克萨斯的Trout的话来说,“这是一场战争”。每天我们都在和时间天气赛跑,早晨10点左右,隘口上的冰雪便开始融化,道路变的寸步难行,我们必须在早晨尽快翻过隘口。而下午则又面对湍急的河流。有时候河水过于湍急,以至于无法渡过,只能等待第二天早晨水位较低的时候渡过。冰雪覆盖了70%的小道,迷路成了家常便饭,每天都在不停的寻找道路,强渡汹涌的河流。在国王河,早晨5点渡河,两个同伴落水,当我们渡过国王河后,所有人都被寒冷刺骨的河水冻的瑟瑟发抖,围坐在河边生火取暖。难忘在银色隘口前,我在渡过一个瀑布时意外摔倒,浑身湿透。当时天上漂着大雪。我没有任何其他选择只有前进。之后我们严重迷路,不得不沿着一条冰冻的瀑布下山,走错一步就可能葬身谷底。那天晚上,我经历了雷暴,冰雹,然后是大雪,第二早晨到处都是银白色,大山被雪覆盖,完全看不见道路,一整天我都在雨雪中挣扎。当到达猛犸湖,我几乎虚脱,浑身冻的发抖。这一段几乎耗尽了我最后的热情和动力。

当到达图奥乐美草地,我已经心力交瘁。因为各种原因我错过图奥乐美草地到索诺拉隘口的路段。从索诺拉隘口,我重新出发,这一段我没有了同伴,只身一人。这里依然冰雪覆盖,而且雪更加坚硬湿滑。每天要迷路5,6次,不停的摔倒。尽管有很多遗憾,最后我还是成功的到达了塔霍湖结束了整个内华达山脉。内华达山脉的美丽令人窒息,也让人十分痛苦,每天不得不迎接各种意想不到的挑战。虽然付出了惨痛的代价,但是不得不说这是我整个太平洋山脊小道旅行,乃至整个人生中最激动人心最宝贵的回忆。我感谢那些曾经同行的伙伴,互相扶持,互相鼓励,走出了这茫茫雪原。也许将来我还会遇到各种困难,但是想想在内华达山脉经历的种种困难,我都可以平静的笑一笑,说一句这不过如此。

第三阶段 北加州 (回声湖 - 艾诗兰德)

离开回声湖时,我并没有意识到自己的精神已经处于崩溃的边缘。每天都在战斗,和大山战斗,和冰雪战斗,和天气战斗,和自己战斗,这让我每天都在紧绷着脆弱的神经。我已经徒步快3个月了,但是才走了不到一半的路程,我知道我需要耐心,但是艰难孤独的旅程几乎把我的耐心磨光。在到达塞拉城前一天,我走了35英里(56公里)。由于是星期二,小小的塞拉城没有任何店铺开门,整个小镇空无一人,只有4,5个穿越者。他们递给我一瓶啤酒。不善喝酒的我几乎一饮而尽。但是此刻,我真的太累了。我的精神也接近于崩溃。我突然感到这大概结束旅行的时刻到了,之后的四天,我一直试图作出决定是继续前进还是退出。我甚至走了10多英里又返回。我很失望,而此时一个女孩的话让我醒悟,她对我说,不要这样退出,这是失败。要退也要高高兴兴的退出。是啊,我不能这样退出。于我再次上路。

北加州令人痛苦。经过内华达山脉的种种艰难后,大多数穿越者都非常的疲劳 。然而,北加州却一点也不轻松,冰雪虽然消失,但苦难依旧,我不停的翻越一座座的大山,不停的下到谷底,不停攀登。每天面对的都是一样的风景,遮天蔽日的森林,让人感到窒息。蚊子也 越来越多。虽然也有不少惊喜,比如巴尼瀑布,比如沙司塔火山Shasta,但对于经历内华达山脉的我来说,一切显得平常。我迫切的需要重新找到徒步的快感。在老站,我遇到了我的好朋友六只爪6Paws.他是一个美国退役水兵,从事医疗急救,长期在潜艇上工作,在夏威夷呆过7,8年。我和他的节奏非常接近,虽然说话不多,但是我们每天一起徒步一起露营。和他一起我们走出了迷茫的北加州。北加州对我来说是迷茫和困苦的代名词。但这里的人民依旧热情。我遇到了很多善良的小道天使。最后一天我和6paws 走了38英里,为加州之旅画上了美的句号。

第四阶段 俄勒冈

在艾诗兰德,我和6Paws停留了一天半,但却得到了很好的调整,这是一个以莎士比亚戏剧闻名于的城市,也是我这一路上到过最大的城市。太平洋小道在俄勒冈境内只有492英里,相比北加州来说,这里平缓了很多。旅程的开始非常惬意,凯越湖和鱼湖安详,丰盛的食物让我们很满足。可是过了鱼湖,我们却迎来了新的困难。这里到处都是倒塌的树木,让小路几乎成了地狱。我们一整天都翻树。同时这里也是蚊子的地狱,和北加州不同这里成吨的蚊子非常有攻击性,一不留神胳膊上就落满了几十只甚至上百只蚊子。徒步完全失去了乐趣。不过俄勒冈美丽的湖泊依然给我们留下了深刻的影响,克拉特湖 美的窒息。过了西斯特,蚊子终于远去,俄勒冈之旅也进入了高潮。我们翻过壮美的杰佛逊火山,胡德火山,穿过了美丽鹰溪 。来到哥伦比亚河边的可斯科特洛克斯,这也意味着我们将进入最后的阶段华盛顿。总体而言,俄勒冈是平静安详的,这里美丽湖泊,给我们留下了美好的回忆。当然胡德火山之旅让人难忘。我们遇到了PCT完成用时最短记录创造者Karel。在Timberland旅馆享受了自出发以来最丰盛的早餐,午餐。并惬意的享受了一整天的闲暇时光。整个旅行中,我和6Paws走出了平均每天30英里的速度,这令我感到骄傲。我们也创造了最高记录一天41英里(66公里)

第五阶段 华盛顿 

俄勒冈是宁静平和的。然而华盛顿给了我们一个完美的结尾。6Paws要去波特兰休整,我便和他分开与另一个穿越者Trout一起行动。最初的两天平静而安详,我们继续在密林里不断穿行。与俄勒冈不同的是,华盛顿山峦起伏,我们要翻越一座座大山。绕过亚当斯火山后,我们所面对的风景令我们吃惊。自从告别High Sierra后,大概是已经看够了雄伟壮丽的山川。我们很难被眼前的景色所吸引。但旧雪山的壮美却令我们感到异常兴奋。我们重新回到了山脊上。我不得不提起山羊岩和刀尖岭。这大概是我经历过最危险的路段。太平洋山脊小道沿着如同刀尖一样的山脊鱼贯向下。之后几天依然令我们兴奋,不仅是壮美的北卡斯科特山脉,也因为满山遍野的蓝莓。当走的精疲力尽的时候,边坐下来享受这大自然的馈赠。进入华盛顿州,我总是试图慢下来,我不想自己的旅行就匆匆结束,我想享受露营的乐趣,享受华盛顿的美丽的风景。但是和其他穿越者一样,我已经迫不及待,因为这4个多月来,我就是为了到达美加边境的那天而努力。终于,2016年8月30日,在我生命中最重要也是最那已忘记的一天,经过数千英里的长途跋涉,我终于到达了美加边境的78号界碑。我完成了太平洋山脊小道

本文由必威体育betway登录发布于必威旅游,转载请注明出处:太平洋山脊小道简介,深藏在丛林中的古代遗迹

关键词:

上一篇:欧洲五国自驾游,开车游欧洲五国

下一篇:没有了